昨天的百官:驻守“百官”的独立第四十五旅

时间:2021-03-30 08:43       来源: 未知
昨天的百官:驻守“百官”的独立第四十五旅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国民政府在我们浙江境内修筑了两条国防工事,其中以被誉为“东方兴登堡防线”的“乍浦-平湖-嘉善-西塘”国防工事最为有名。该国防工事开工于1936年冬,竣工于“八、一三”事变前夕昨天的百官:驻守“百官”的独立第四十五旅。国民政府投入巨大精力修筑的国防设施,自建成后就再没有人去管理,也没有驻守部队,当数十万部队撤下来准备依托工事准备抵抗日军却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战前精心设计的防线在战时成为了摆设。
  
  但不管如何说,国民政府的对日国防准备,还是增强了中国军队在“淞沪会战”中抵抗日军进攻的能力,破灭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美梦。为抗战初期中国军队的抗战提供了准备,并为抗战争取胜利创造了条件。中国军队面对日军的进攻,凭借已有的国防工事和战略物资,给来犯的日军予以了沉重打击。
  
  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曾经有国民革命军陆军独立第45旅735团一部驻防于我们百官。据史料记载,国民革命军陆军独立第45旅,原系“胶东王”刘珍年第21师中最精锐的第3旅(独立旅),1932年9月,刘珍年与韩复榘开战,刘珍年的第21师作战不利,但韩之第3路军亦未能将之歼灭,蒋介石、张学良插手鲁战,分别支持刘、韩。最后经协商,将刘部第21师调闽,韩刘之战随即结束。
  
  1932年张銮基带领第3旅脱离21师投向中央军,被改编为独立第45旅,旅长:张銮基,副旅长:王治岐,参谋长:贾广文;下辖三个团,733团:团长贺丹桂;734团:团长赵元泰;735团:团长徐万金。直属南京军委会“大本营”调遣。就在这个时候独立第45旅被派到我们上虞驻防,陆军第88师撤离五夫营房,由独立第45旅第734团和第735团一部进驻五夫营房,第735团一部进驻我们百官镇。过后独立第45旅又被遣往驻防在闽、赣边区,参与围剿红军。
  
  抗战爆发后,独立第45旅隶属第8集团军参加“淞沪会战”。“淞沪会战”是1937年8月13日起中国军队抗击侵华日军进攻上海的战役,又称作“八、一三淞沪战役”,这场战役是中国抗日战争中第一场重要战役,也是抗日战争中规模最大、战斗最惨烈的战役,前后共历时3个月,日军投入8个师团和6个旅30万余人,死伤7万余人;中国军队投入75个师和9个旅60余万人,伤亡达15余万人;至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淞沪会战”结束。
  
  1937年8月15日独立第45旅全旅在江西景德镇广场集中,张銮基对全旅官兵宣布即日开赴上海作战。8月17日部队在鹰潭上车由铁路运送,主力沿着浙赣线向嘉兴方向输送。8月18日先头部队之一团已抵浙江峡石附近。8月19日独立45旅全部抵达上海枫泾下车,被编入第8集团军;随后徒步行军经松江抵达浦东奉贤。
  
  全旅在奉贤补充了新式装备,步枪全部换成了79中正式,每连还多增配了捷克式轻机3挺、掷弹筒9支。同时还增设了一个旅属营级规模的82迫击炮单位。此时独立第45旅的序列是,旅长张銮基,副旅长贾广文,参谋长董继严;第733团,团长刘表;第734团,团长李永奎;第735团,团长陈耀宗;特务团,团长田岫山;全旅换装备后沿川沙至南江海堤布防,构筑工事。8月21日该旅正式接替了国军第57师施旅沪西之防务。
  
  9月间,独立45旅的主要任务是在南汇、奉贤之间,以及拓林、闵行渡口的警戒。月初赵团曾开往周浦之北,暂归55师李菘山指挥。但3天后又开回奉贤归建9月中旬,赵团和贺团之一营随旅部驻扎奉贤,任旅预备队。贺团分任闵行、渡口、拓林方面的警戒。徐团和赵团之一营协助地方武装,任南汇至奉贤之间的沿海要点警戒。
  
  当时虽然每日都有敌机在天空盘旋,但战事远在几十公里外的上海北郊;部队的主要工作就是构筑工事,警戒海岸,检查来往车辆。10月间全旅仍以主力置于张家棚镇附近构筑并加强浦东洋泾镇至白龙港之间的工事,并以小部担任二九港及其以北沿海戒备。733团第2营则在柘林、闵行线上构筑工事。
  
  待到11月战场上的炮声越来越近。11月5日日军金山卫登陆以后,战区命令独立45旅以及从豫北调来的67军负责固守松江及以南沿黄浦江北岸之原阵地,抗击金山卫登陆之敌北上。11月9日,尚未集结完毕的67军(吴克仁部,辖107、108两师)在松江城区附近被日军北上的师团各个击破,战区命令独立45旅和67军应以经沪杭线向嘉善附近撤退为主,不得已时经青浦、安亭到昆山附近集结待命,并由黄琪翔代司令(第八集团军总司令)视情况相机处理。但因通讯中断,独立45旅并不知战区的意图以及自己后方的松江已被日军攻陷。
  
  11月11日拂晓,敌舰向独立45旅的阵地开炮,敌机也在晓前的黑暗中投弹轰炸,但未见敌步兵的任何行动,此后才知是日军的佯攻。当日早上7时,全旅向亭林、松隐一带开进,中午抵达亭林镇西郊桑林地带后占领阵地;全旅以纵深部署,733团位于一线,预备队735团在北桥以西展开,构筑二线阵地,炮兵被布置于亭林西侧。
  
  此时的独立45旅并不知道自己已处于日军的南北合围之中,下午2时,日军一个师团的兵力在大炮和飞机掩护下进攻,开始时主攻方向为733团左翼之第1营,该营士兵以近战拒敌,同时旅主力全面出击,逐之将敌击退于张堰之线,此后又趁敌立足未稳,735团强行军向敌侧面迂回夹击,激战数小时,敌我均有损伤,但敌始终处于被动。当天全旅伤亡千余,但战场上日军遗尸累累,敌死伤大于我军。
  
  战斗进行到此时,独立45旅和上级指挥部以及友军通讯彻底中断,张銮基分析日军上海派遣军将力图向松江、昆山推进,以配合金山登陆的第10军,估计13日左右可到达松江昆山之线;因而决定全旅迅速摆脱敌人。当夜,全旅以733团、734团、旅部及直属单位、735团顺序,向北桥(亭林镇北面横跨黄浦江的北桥)方向后撤;先头部队733团占领北桥阵地后改为断后,掩护大部队继续后撤。
  
  当夜先头部队抵达北桥附近时,却发现北桥已被日军占领阵地。当时独立45旅部队认为这是攻陷虹口的日军快速推进,抢先一小时占领北桥,但实际上该敌是第10军的中路、金山卫登陆后快速向北推进的、并已绕过独立45旅右翼的第6师团所部。733团随即展开强攻,战斗激烈,虽然我军曾经一度攻上桥头,但遭敌密集火力拦阻,伤亡严重,正面强攻受挫。此后张銮基命令735团派出一加强营由副团长率领,涉水渡河至北岸迂回日军侧背,原拟配合桥头攻击,但仍遭到敌火力重大杀伤,强攻桥头阵地的作战意图彻底失败。部队陷于进退两难的境况中。
  
  11月12日天明以后,全旅遭到敌机的肆意轰炸扫射,部队死伤惨重;全旅指挥系统完全崩溃。官兵见大势已尽,便各自夺路溃逃。战后独立45旅退入了我们浙江地区。1938年夏,国民党军委会得知浦东、沪西一带游击区的零散部队中许多都是独立45旅的残部,便令张銮基率“部”开到浙东上虞一带,负责统一收编指挥。此后独立第45旅便在浙东一带打游击,以游击战打击日军,取得了不少战果。
  
  1939年秋季,独立45旅被国民党军委会扩编为新编第30师,隶属第10集团军,战斗序列如下:新编第30师,师长张銮基,参谋长贾广文;第88团,团长田岫山(该团系由特务团改编,原733团因团长刘表企图率部叛离新30师被编散);第89团,团长张俊升;第90团,团长赵元泰;新编陆军第30师第88团田岫山部,第89团张俊升部分驻我们上虞的下管、章镇、丰惠一带。1942年张銮基升任第3战区皖南第2游击区副指挥官,贾广文继任师长。10月张銮基在浙江天台县被暗杀身亡,新30师随即被取消了部队番号,所属一部投诚了新四军,也有一部投降了日军。田岫山和张俊升两部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分别被改编为第三战区挺进第四纵队和第五纵队,仍驻防原地。

  赞                          (散文编辑:月然)
请点击左边分享,把文章分享到您的QQ空间或百度贴吧,让更多人阅读!

昨天的百官:驻守“百官”的独立第四十五旅

文章来源: http://www.corpsbj.com

原文地址:http://www.corpsbj.com/wsyl/5016.html

« 上一篇:我有一个梦想作文800字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推荐